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頁展覽會議展會追蹤

國際紡聯董事會召開視頻會 聚焦全球紡織業新常態

發表時間:2020/7/30

7月24日,國際紡織制造商聯合會(以下簡稱:國際紡聯)董事會視頻會議在北京時間17:00召開。國際紡聯董事會成員及歷任主席出席會議。會議由國際紡聯主席、韓國纖維產業聯合會會長成耆鶴主持,主要就行業情況、國際紡聯年會(2020-2022)、董事會選舉等有關事項展開討論。



國際紡聯前任主席、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以下簡稱:中國紡聯)原會長王天凱,國際紡聯副主席、中國紡聯會長孫瑞哲,中國紡聯副會長徐迎新、楊兆華,中國紡聯副秘書長兼外事辦公室主任袁紅萍,中國紡聯社會責任辦公室主任閻巖等出席會議。



會上,王天凱就國際紡聯2020年會和與會代表交換意見。他談到,此次疫情對全球生產和需求造成全面沖擊,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和安全,已成為全球紡織工業的共同責任。在當前形勢下,國際紡聯如期召開2020年會,有利于全球紡織工業就當前行業面臨的問題和困難,行業發展方向和出路進行深入交流和探討,有利于維護國際紡聯的地位和作用,維護全球紡織工業在危機面前的團結一致。同時強調,要在充分考慮各種會議形式在技術和經濟層面上的可行性基礎上,重點關注會議取得成效的關鍵——會議議題和內容。



會上,孫瑞哲就以下議題進行了發言。

關于行業形勢,孫瑞哲在會上談到,近期他本人接受了國際紡聯采訪,就需求沖擊給中國企業內銷出口帶來的影響;危機爆發以來中國企業面臨的三大挑戰;中國紡織服裝企業如何應對復工復產后面臨的各種困難;以及新冠危機對全球紡織服裝業的中期和長期影響等進行了詳細闡述。

他進一步強調,面對危機,世界紡織服裝行業長期向好的總體趨勢不會改變,全球深化合作的歷史潮流不會改變。新冠疫情對全球紡織服裝業的中期和長期影響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這場危機將觸發行業對經濟全球化的新思考;二是這場危機將推動行業社會責任發展邁上新臺階;三是這場危機按下了行業數字經濟發展的快進鍵;四是這場危機將帶來行業科技創新活動的新高潮。

關于國際紡聯2020年會,孫瑞哲表示,線上線下是會議形式,要對議題和內容進行充分考慮。為此,孫瑞哲提出,國際紡聯要聯合其在世界范圍內的成員力量,聚攏全球智庫專家和行業領袖,聚焦地緣政治、恐怖主義、疫情、氣候變化與社會責任、數字經濟等正在給行業帶來深刻影響和改變的全球性議題,通過年會這一個全球共享平臺,向全世界發出紡織工業強有力的聲音,引領全球行業企業攜手應對共同挑戰,開辟更加美好的未來。

關于即將于2020年10月進行的國際紡聯董事會選舉,孫瑞哲提議:要推選更多值得信賴的行業專家和有影響力的行業領袖加入董事會,此舉不僅符合國際紡聯和其世界范圍內成員的共同利益,更將為充滿不確定性的全球紡織工業注入信心和力量,助力全球紡織經濟復蘇和發展。

關于全球紡織業新常態,與會代表分享到:由于環境、政治或經濟原因,新冠疫情大流行暴露了全球紡織工業對意料之外的供需沖擊的脆弱性。品牌/零售商和生產商都意識到必須考慮此類事件的成本,進而調整采購和生產戰略,以減少此類意外事件帶來的風險和成本。這意味著未來的供應鏈將不再具有集中性,而是更具區域性。因此,與危機前的情況相比,供應鏈將不再傾向于最優配置,但要更堅固,也更昂貴。在疫情大流行期間,數字工具和解決方案在消費者和生產商層面的應用得到了提升。此外,大規模定制將發揮更大的作用。因此,未來的紡織供應鏈將更受需求驅動,這將要求品牌/零售商和生產商互動更加靈活,合作更加緊密和透明。此外,消費者也更加意識到全球供應鏈中斷帶來的經濟和社會后果,加上氣候變化帶來的挑戰,可持續性在環境和社會問題上的重要性也將越來越大。

會議一致同意,今年9月再次召開國際紡聯董事會視頻會議。


國際紡聯副主席、中國紡聯會長孫瑞哲接受國際紡聯采訪——


1st Question: In the first two quarters of 2020 the global textile industry has experienced an unprecedented global supply and demand shock. According to the ITMF Corona-Surveys the companies around the world are expecting turnover 2020 on average to be around -30% lower compared to 2019.

Were export and domestic markets hit equally by the demand shock when looking at Chinese companies?


第一個問題:2020年前兩個季度,全球紡織業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全球供需沖擊。根據國際紡聯新冠疫情影響調查,全世界的公司預計2020年的營業額平均比2019年下降約30%。

對于中國企業而言,需求沖擊對出口和國內市場的影響是否一樣?


孫瑞哲: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對全球經濟運行和市場需求產生重大沖擊。中國紡織服裝企業在內外需市場均受到較大影響。

就出口市場而言,自4月中下旬開始,中國紡織服裝企業普遍面臨海外客戶取消訂單、要求暫緩交貨、打折支付貨款等情況。由于目前疫情防控形勢始終未明顯好轉,市場需求未能有效改善,中國紡織企業獲取新的出口訂單難度持續加大,出口規模也出現縮減。根據中國海關數據,1-5月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總額為961.6億美元,同比減少1.2%。其中,服裝出口額為382.1億美元,同比下降22.8%,表明國際市場需求低迷;紡織品出口額為579.5億美元,同比增長21.3%,口罩等防疫物資對出口增長起到重要拉動作用,根據中國政府發布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3月1日至5月31日,中國向全球200個國家和地區出口口罩706億只,有力的支撐了全球“抗疫”。

就國內市場而言,中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積極有效措施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有序推動復工復產,目前疫情防控形勢基本穩定,行業生產秩序已基本恢復,內需市場也逐步回暖,但仍面臨重啟商業活動、激發消費活力的壓力。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自3月起,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降幅逐步收窄,1-5月同比下降13.5%,降幅較1-2月收縮7個百分點。紡織服裝產品零售降幅呈現逐步收窄走勢,但由于不屬于快速消耗性的生活必需品,恢復程度不及食品和日用品類產品,1-5月全國限額以上單位服裝鞋帽、針紡織品零售額同比下降23.5%,同期糧油食品零售額同比增長13.4%,日用品同比增長2.5%。1-5月,全國網上穿類商品零售額同比下降6.8%,降幅較1-2月收窄11.3個百分點。


2nd Question: What were the 3 biggest challenges companies in China were faced with since the start of crisis??

第二個問題:危機爆發以來,中國企業面臨的三大挑戰是什么?


孫瑞哲:一是發展前景不確定性持續不減,盡管德國、英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國家以及韓國、日本等亞洲國家疫情得以有效控制,但美國、巴西、印度等國家遲遲看不到好轉的跡象。這對國際市場恢復、供應鏈重塑帶來持續的不確定性。

二是國際紡織服裝供應鏈存在斷鏈、失衡的局面,重塑難度加大。疫情強化了地緣經濟的基本特征,全球價值鏈合作承壓。原有的產銷渠道不暢、產品價格走低,增加資金周轉壓力,資金鏈斷裂風險上升。

三是國內外市場需求嚴重不足,復蘇有待時日。很多外貿企業調整策略,發力內銷市場,但依然缺少訂單而造成企業產能利用率降低,庫存累積,成本費用負擔沉重,經營壓力顯著加大。


3rd Question: China was the first country that was hit by the crisis. It was also the first country where the partial lockdown of the country was lifted and shops reopened. Other markets like Europe or North America were hit much later by the pandemic.

How did the Chinese textile and apparel industry weather the crisis since the end of the lockdown?


第三個問題:中國是第一個遭受疫情沖擊的國家,也是第一個解除部分封鎖、商店重新開業的國家。其他市場,如歐洲或北美,在疫情大流行之后受到了沖擊。

中國紡織服裝業如何應對封鎖/限制結束后出現的危機?


孫瑞哲:應對重啟后的現實壓力,中國紡織服裝企業的創新實踐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

一是有序恢復開工生產,完成在手訂單的生產及交付,并逐步安排新的生產任務。在此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點是,投入人力物力,做好企業內部的疫情防控工作,避免發生群體性感染。企業普遍采取的措施包括,按到崗人數配置足夠的口罩,設立進廠測溫點、臨時隔離及醫療設施,定時對車間及公共區域進行消毒,調整職工宿舍人數,輪流到食堂就餐或配餐至工位等。

二是在需求不足的情況下,努力挖掘市場需求,獲取新訂單。中國紡織企業普遍加強了線上渠道建設,通過直播帶貨、云展會等模式創新,彌補線下渠道的不足。直播電商以高性價比的產品供應鏈為依托,通過強化互動體驗和消費場景,能夠有效拉動消費需求。服裝類商品是直播帶貨中交易額最大的品類。直播電商正成為產業風口,成效較好。一些有條件的紡織企業轉產口罩、防護服等防疫產品,為應對疫情影響贏得空間。不少企業向健康防護用品領域延伸,開發具有抑菌、保健等功能的新型纖維材料及制品,轉產口罩、防護服等防疫產品,取得了良好的收益。很多外貿型企業積極推進出口轉內銷的調整。

三是加強內控,努力降低成本費用。優化企業內部管理流程與資源配置,加強庫存管理、資金鏈管理,提升運營質效成本費用支出控制等。同時,用好中國政府出臺的減負紓困政策,減輕稅收、社保等支出負擔。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作為行業公共服務機構,積極作為,引導和幫助企業適應變化。

一是開展企業復工復產專項監測,及時了解企業在復工復產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問題,努力協調產業鏈上下游資源,恢復產業鏈上下游協調運轉,促進企業復工達產;并將企業的政策訴求反饋至有關政府部門。在企業全面復工后,加強對行業生產經營情況的動態監測與分析,持續關注可能出現的困難問題。

二是幫助企業開拓市場,提升競爭力。將貿易展會、時裝周、技術交流會、業務培訓等行業活動全面轉為線上,借助互聯網平臺,幫助企業對接市場需求,獲取所需發展資源。


4th Question: In the 4th?ITMF Corona-Survey which was published in the middle of June, companies were asked when they expect to reach pre-crisis levels again. Most companies expect this to be in the first or second quarter of 2021.

Do you share this view?


第四個問題:在6月中旬公布的第四次國際紡聯新冠疫情影響調查中,公司被問及他們預計何時會恢復到危機前的水平。大多數公司預計,這將是在2021年第一或第二季度。

你同意這個觀點嗎?


孫瑞哲:企業的生產經營情況與全球的宏觀形勢密不可分。當前,新冠疫情繼續蔓延、氣候異常現象頻發、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地緣政治沖突深化,這些因素相互疊加,正在深刻影響著世界經濟社會的走勢。未來一段時期,全球經濟發展存在較大的不確定。從目前各方信息來看,世界經濟有望在明年上半年恢復正增長,但能否恢復到疫情爆發前的水平還需觀察。

個體企業的經營狀況很大程度取決于自身的策略、運營能力和競爭力。一些具有核心競爭優勢的企業,一些具有核心競爭優勢的企業,把握住了疫情防控形勢好轉后的恢復期,甚至在疫情中就找到了新的市場空間,完全可能領先于宏觀經濟形勢開始向好回升。當然,也必然有一些企業由于在疫情中受到較大沖擊,恢復起來相對困難。但不管怎樣,企業要想更快恢復發展,必須融入經濟全球化的大勢,加強務實合作。


5th Question: It was stunning to see that so many cancellations/delays were reported since the start of the crisis. According to the ITMF Corona-Surveys, orders have dropped by around -40%. Many buyers were referring to so-called “Force Majeure Clauses”. Others were working with so called “Open Accounts”. In both cases the risks were distributed unevenly to the disadvantage of the suppliers.

What are options to prevent such a tsunami of cancellations/delays in the future.


第五個問題:自危機爆發以來,有這么多的訂單取消/延遲,令人震驚。根據國際紡聯新冠疫情影響調查,訂單下降了大約40%。許多買家正在使用所謂的“不可抗力條款”,或使用所謂的“開放賬戶”。在這兩種情況下,風險分配不均,對供應商不利。

有哪些選擇可以防止未來出現訂單取消/延遲的海嘯。


孫瑞哲:目前,中紡聯主要采取兩方面的措施幫助企業應對訂單大量取消的情況:

一是給出針對性的措施建議。包括建議出口企業規范合同文本,按合同收取定金,對出口合同使用出口信用保險等;建議有條件的地方政府、行業協會組織公益性的法律援助活動,對遭遇退單、交貨延遲等狀況的出口企業給予專業的法律援助;建議有條件的企業有序轉銷國內市場等。

二是發起供應鏈倡議。比如,2020年4月,中紡聯與“亞洲地區可持續紡織業網絡”(STAR網絡)其他5個國家的8個行業組織,聯合發出呼吁疫情期間落實負責人采購行為的倡議聲明,倡議全球品牌公司、零售商、貿易商在做出重大采購決策時認真考慮其對紡織供應鏈上工人、小型企業的所有潛在影響,誠信履約,相互理解,協商合作,共渡難關。


6th Question: How were textile and apparel companies directly and indirectly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


第六個問題:紡織服裝企業如何得到政府的直接和間接支持?


孫瑞哲:中國政府面向在中國注冊成立的所有企業,包括外商獨資、合資企業,出臺了一系列措施,幫助企業應對疫情沖擊。這些措施主要包括階段性免交部分社會保險,允許有資金困難的企業申請緩交稅金、社保,階段性降低工業用能源價格等。中國政府出臺的支持措施同時面向所有行業,沒有單獨支持紡織服裝企業的政策措施。


7th Question: What are the medium-term and what are the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this crisis for the global textile and apparel industry?


第七個問題:這場危機對全球紡織服裝業的中期和長期影響是什么?


孫瑞哲:無論疫情防控形勢最終在2020年內或是2021年出現實質性好轉,人們對于紡織服裝產品的需求將會隨著形勢好轉而逐漸恢復到正常水平,這是全球紡織服裝產業發展最根本的影響因素。面對危機,世界紡織服裝行業長期向好的總體趨勢不會改變,全球深化合作的歷史潮流不會改變。


新冠疫情對全球紡織服裝業的中期和長期影響體現在四個方面。


1、這場危機將觸發行業對經濟全球化的新思考

此次疫情帶給人們的重要共識是:人類是休戚相關的命運共同體。全球問題的解決離不開全球性的合作,人類福祉的實現有賴于全球化的發展。盡管全球價值鏈合作在疫情中承受著巨大壓力,但世界紡織服裝產業鏈、供應鏈合作的基本架構和現實基礎沒有改變。面對共同的危機,絕大多數國家加強產業合作的意愿都更加強烈。推進貿易全球化與自由化成為共同心聲。在此背景下,全球紡織服裝行業新的合作關系將會不斷建立,產業鏈、供應鏈合作將更加緊密。


2、這場危機將推動行業社會責任發展邁上新臺階

作為重要民生產品和防疫物資的供給部門,紡織服裝產業價值向善、責任發展的特征在疫情中更加強化。全球看,企業社會責任開始加速納入行業的生產體系和創新體系,深度整合于產業鏈、價值鏈各環節和產品服務的整個生命周期。未來,行業的發展將會更加注重人本責任,以產業普惠發展和產品優質供給,更好滿足人類美好生活需要;未來,行業的發展將會更加注重環境責任,形成綠色低碳循環的產業鏈、供應鏈,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未來,行業的發展將會更加注重市場責任,以市場化、開放化運營推進整個社會的公平正義和勞動者的全面發展。


3、這場危機按下了行業數字經濟發展的快進鍵

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是全球經濟技術變軌的大趨勢。此次疫情的發生拉大了社交距離、形成了市場隔離,對實體渠道造成了巨大沖擊。現實壓力正倒逼著全球紡織服裝企業加速線上線下融合,推動資源組織方式與市場連接方式的數字化轉型。一方面企業在加快生產領域物理系統和信息系統的融合,以智能裝備和工業互聯網為支撐,發展智能制造,推動供應鏈的精益化、柔性化升級。另一方面,企業在積極推進渠道融合與模式創新,提升電子商務應用的廣度和深度,發展直播營銷、社群營銷、云展會等新業態、新模式。


4、這場危機將帶來行業科技創新活動的新高潮

科技創新正在重塑全球紡織服裝產業的發展方式和產業邊界,決定著國際分工與競爭優勢。此次全球疫情的蔓延,更使得科技的戰略價值與地位得到充分彰顯。科技已成為影響全球產業治理與企業決策的關鍵要素,是今后行業發展與競爭的高地。從中期看,企業要對沖此次疫情影響、創造市場需求,需要以科技創新強化產品創新和生產創新,形成“高效能、高品質、高責任、低成本”的供給;從長期看,為保障產業安全和自主可控,行業的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將得到更多關注,特別是纖維材料、紡織智能裝備技術等戰略性產業相關領域的創新。


(來源:中國紡織經濟信息網)

体彩浙江泳坛夺金开奖结果